带着梦想去英国留学,然后爱上了她

2009年9月4日

责任编辑:卢嘉

摘要:在中国留学迎来30周年的日子里,艾迪留学英国部特别邀请了老中青三代海归共话留学:回忆、感悟、寄语——讲述不同年代留学英国的故事,畅谈今日英国留学的价值,并对准备赴英国留学的学生提出建议,祝愿他们能规划出更精彩的人生!

  在中国留学迎来30周年的日子里,艾迪留学英国部特别邀请了老中青三代海归共话留学:回忆、感悟、寄语——讲述不同年代留学英国的故事,畅谈今日英国留学的价值,并对准备赴英国留学的学生提出建议,祝愿他们能规划出更精彩的人生!

  John Xu,1991年赴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(LSE)发展经济学专业学习。
  Theresa Huang,1994年开始在海外学习工作了8年,其中法国3年,英国5年。
  Ella Yu,2009年赴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国际新闻专业学习。

(伦敦地标--伦敦眼,坐落于泰晤士河畔。Theresa黄德容用相机展现了它的壮观与华丽。)

  艾迪留学:三位海归都选择去英国留学,那么请各位介绍一下都是什么时候去的英国,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去英国读书?

  John Xu:那是18年前的事了。1991年10月由原来的工作单位(国家计划委员会)公派,用世界银行资助的8000英镑学费,我去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(LSE)学习发展经济学。当时我有两个选择,一是去美国新泽西州的一所大学,另一选择是LSE。开始我倾向于去美国,因为我的考试成绩排第二,单位只有两个美国的名额,择优选择,我可以选择美国。但是我的美国老师(出国前我在UIBE培训英语,老师是美籍德国人的后裔),强烈建议我去英国学习,她认为英国教育体制优于美国,而且说英国口音英语的人显得更有修养,更有文化,尤其在一些国际场合。

  由于是公派学习,没有太多的选择,基本是组织安排,所以当时不会像现在的学生那样左右权衡。不过,在英国学习生活一年多的时间,我深深爱上了这个国家。英国的学习生活始终让我留恋,什么时候想起来都是那么美好。感谢艾迪留学英国部的活动,让我把这种美好的经历重新体验了一把。

  Theresa Huang: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就是游历欧洲,所以去欧洲工作、去英国学习的动机,都不是很能够登堂入室,而是围绕这个梦想而设计的。从1994年开始,我在欧洲学习工作了8年(法国3年,英国5年),在努力学习工作的同时,圆了我的“游历欧洲”梦。这8年,是我生命里最快乐的时光。

(Theresa黄德容,在欧洲留下倩影。袖珍小国--梵帝冈)

(Theresa黄德容,在欧洲留下倩影。浪漫之都--巴黎)

(水城威尼斯,记录着Theresa黄德容的似水年华)

  因为喜欢教育,我的本科专业选择了教育心理学,毕业后在艺术学院工作了几年,觉得教师这个职业虽然有较高的社会地位,但收入甚微。当时疯狂迷恋欧洲文化,不过那时的收入,很难攒够一张去欧洲的机票钱。于是“下海”到不同的商业领域,在法国和英国工作了几年后,想接受一点正规的商业培训,所以决定赶一次时髦--学习当时很火爆的MBA。

  最初有亲戚让我去美国读MBA,但我觉得这个国家历史太短,缺乏文化底蕴,第一时间就否定了。那时我最想去读的是法国枫丹白露的INSEASD的MBA,是欧洲最好的MBA之一。但是法国当时的学生签证入境后,必须办理与签证时间相对应的返签证(Return Visa),否则出了法国就回不去。每3个月就得花一天时间去公安局排一天队办理一次返签证, 得看人脸色不说,法国的政府机构动辄就罢工。这实在让人不胜其烦,所以我决定去英国学习。

  在1998年得到伦敦商学院LBS的2年制MBA课程的Offer时,我做了一次手术,不得不花几个月的时间来恢复。之后,由于时间因素,1999年我选择了卡斯商学院(CASE Business School)的一年制(不是学年,而是12个月)的MBA。CASS当时叫做伦敦城市大学商学院(City University Business School),简称CUBS,其MBA排名世界第10位。我们毕业后,有个叫CASS的家伙捐了一笔巨款给商学院,学校就改成了他的名字。

  总之,当时选择英国作为留学目的地,主要因为“近水的楼台”--可以随时去欧洲。

  Ella Yu:我是2009年5月开始了在英国的留学生活。第一站选择了谢菲尔德大学的语言课程,以便让自己更好的适应英国的学习、生活方式。三个月的课程结束后,我就搬到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大学继续硕士课程学习。由于我所申请的专业是国际新闻学,因此选择了英国这个国际政治和经济的焦点地区。相信它可以为我的学习和发展提供更多的机会。英国成熟的媒体产业模式和自由开放的报道模式,吸引着各国优秀的媒体人才。我认为选择了英国就选择了与这些顶尖记者相同的工作平台,在他们的影响下,我也将走向成功。另外,作为一名中国学生,语言是正式课程学习中的最大障碍。即使在国内作为十分充分的准备,也难免会发生听不懂的现象。但是在英国,由于当地人的语言特点和习惯,这一现象就大大地避免了。英式英语较之美式英语在发音上更为清楚,很多英国人都很刻板的要说清楚句子中的每一个单词。他们的习惯为我们的学习带来了很大的便利。这也是我选择英国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艾迪留学:那么三位能否介绍一下自己的母校?

  John Xu:LSE是一所在欧洲乃至世界享有盛誉的费边社会主义者创办的、以渐进改造社会、追求自由平等为主旨的大学。上世纪90年代,其经济学研究方面超过剑桥,排名英国大学第一。金岳霖、费孝通、徐志摩等曾在这学习。国民党政府资源委员会的很多高官也就读过LSE。龙永图、杨洁篪等毕业于LSE。李光耀等很多国家的元首曾就读这所大学。

 

(上图:John Xu拿出他珍藏的一张照片。为什么视若珍宝?--因为,这是LSE的Bill Philips教授的著名发明Philips Machine。这是电子计算机仿真模拟技术出现以前,被很多英国、澳洲(墨尔本大学)、美国大学(包括哈佛)经济学教学中使用的宏观经济管理的仿真、模拟、实验工具。现在它被收藏在伦敦自然博物馆中。)

  龙永图、杨洁篪和我们距离比较远,可是LSE的另一位校友我必须提一下,那就是世界最佳廉价航空公司--亚洲航空公司的CEO--Tony,他把北京到吉隆坡的机票卖得比北京到苏州的火车票还便宜,现在我去国外度假只选亚航的目的地。

  在学校上学期间经常来往的LSE中国同学中,很多人现在已担任要职,如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、国家发改委司长、财政部世行司副司长、中国经济信息网总经理、光大银行副行长等。

  LSE的教授介绍LSE时,第一句总是说“LSE 是一所 no campus university.” LSE没有校园,学校地处伦敦市中心,大教室的门就对着大街,如果没钱又想学习,不拿学位,LSE是“蹭课”的好地方。哈哈! 

  Theresa Huang:CASS商学院(当时叫做伦敦城市大学商学院)地理位置非常好,它地处伦敦最中心的金融中心,这个区域也被称作英国的“华尔街”,学校周围全是世界各大银行、风险投资、期货公司、金融信息公司等金融机构的总部。而且CASS具备超强的师资力量,还经常邀请大量的业界精英来当客座教授,他们自己亲身经历的许多案例使学生眼界大开。如同LBS和LSE等著名商学院的学生一样,CASS的师生都可以免费查询、下载许多信息公司昂贵的收费信息库。当然用惯了这些信息库的学生进入工作后,自然都会让公司交费以便继续使用。

  CASS的MBA课程设置特征可用“高强度、高密度、高实践性”来概括。贯穿全程的各种Live项目让人目不暇接,顾此失彼。大多数学科的作业都必须以团队的方式来完成,一组一个分数。小组成员一般5-6人,必须有3个以上的不同国籍,以防同一国家的学生扎堆。能力强、工作经验丰富的同学每每被一抢而光,而没有过硬能力和工作经验的同学很可能被所有的小组抛弃。这个过程很残酷,因为小组里的高手往往有丰富的业界经验,能轻易地为所有组员赢得高分。例如,我们组的一个同学,50岁,入学前就已经是资深的市场分析专家,有了他,我们组的有关市场分析的作业,永远是高分,而且大家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。反之,组里那些能力差、没经验的学生,在作业中无所贡献,只能“吃白食”,成为小组的负担,很不遭人待见。这就是为什么“好的MBA课程都要求申请人具备3-5年的管理工作经验”。

  我通过CASS商学院MBA得到的最大收获,应该说是团队工作能力,学会了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合作,学会了宽容、接纳、尊重和认同异国文化,学会了发现和挖掘合作伙伴的优势,使团队的工作成果最大化。毕竟,在真实的商业世界里,团队合作是工作的最主要形式。

  Ella Yu:作为英国的“红砖大学”,谢菲尔德大学拥有百年的建校史。古朴的旧式房屋与现代建筑鳞次栉比,花园庭院环绕其间。优美的环境十分适合学生学习。威斯敏斯特大学位于伦敦,是与谢大完全不同的现代大学。我就读的传媒学院位于伦敦的西北部。另外服装设计、电影、摄影等专业的学生也在此校区就读。因此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,都能感受到浓郁的艺术氛围。

  艾迪留学:现在回想起来,在三位当年留学生活里最有印象的事情有哪些?

  John Xu:18年前,中国的经济、社会发展水平与英国相比有很大差距。所以,当时印象最深的是与英国相比,中国整个社会生活处处表现出来的巨大差距。例如:伦敦发达的地铁和公共交通系统、服务周到的银行系统、公共图书馆系统、学校先进的设备。

  例如,当时在国内都没听说过电子邮件,可是到了LSE,学校给每个学生都开设了电子邮件信箱(这是18年前!)。

  英国的图书馆都是电子计算机管理,而在国内我们还在使用目录箱、查卡片。英国学校的图书资料情报系统极其发达,中国国内的一些半公开学术期刊的文章,在这里的图书馆里,两个月后就可以看到英文版。我们可以去任何大学的图书馆查资料,都是免费。

  在学术研究上,关于当时国内讨论的热门经济理论问题,在LSE我发现,几十年前他们就有了成熟的理论和数学模型。当我们还在用文字描述经济理论时,他们的教科书上甚至劳资关系都用数学模型来描述了。总之,很多很多。

(John Xu酷爱速度轮滑,他曾在WIC世界杯轮滑马拉松苏州站比赛中进入世界排名前120)

  Theresa Huang:CASS商学院的MBA,刚开学就令我狼狈不堪。先是笔记本电脑与学校的系统不兼容,后来勉强工作了一段,电脑又坏了修不好,只能再买一台。这个过程让我落下了不少课程,但又别无选择。我们班共150名学生,师生之间的信息传递、作业收发等全部通过email和内部论坛来完成。记得有一门课程叫知识管理(Knowledge Management)的期末考试,是让同学们登录到内网上去抢论文选题,IT好的学生能够在第一时间抢到最时髦、最热门又容易拿高分的题目,动作慢的同学只能选别人挑剩下的题目。建议以后大家最好挑2年制的MBA课程。将2年的课程压缩到12个月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:在那个世纪交替的一年里,我每晚的平均睡眠时间为3-5小时。

  在1999年深秋,我们在伦敦郊区的一个古老的城堡式酒店里,做了3天的高强度封闭项目,叫做篮子项目(In Basket project)。可能由于当时大家对于项目的形式都比较陌生,成绩都不太好,弄得灰头土脸。记得其中的一个作业是:每人得到一个篮子,里面有很多需要完成的不同部门、级别的工作,紧急程度和需要完成的时限,还有各部门经理的日程表。要求我们作为总经理,出差前的晚上,在2小时之内安排好本月的工作。郁闷的是,几乎没有一个人按时完成了这项作业,因为大家都想方设法地把这些工作安排给所有的部门经理,而他们的日程已经很紧,遇到3个部门交叉的项目,就很难排出可用的时间。这个项目让我们学会了作为一个管理者,应该能有效地分配任务的方式,不是事必躬亲,而是合理地使用现有的组织机构和人力资源,比如秘书和项目协调人员等。

  曾经的一门英语文学课,使我第一次领略了真正的英语之美--优雅、简洁、精准,这种语言之美是中国学生在应试语言教育中永远领略不到的。课程的内容之一是莎士比亚的《李尔王》,是中译本中大家认为最“枯燥晦涩”的一出戏。然而我们的老师,一位貌不惊人的英国中年女士,以她不可思议的诠释征服了来自全世界的学生,全班同学都入迷到舍不得下课的程度,每次都不得不延长时间直到赶不上末班车!我以前在国内也买过中文版的莎士比亚全集,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有点附庸风雅,后来干脆和很多人一样束之高阁,不了了之。无论怎样的中译本,都不可能让读者领略到原文的神韵,因为这种神韵和英语语言是不可分割的。

  在中国学过英语的学生,行文一般都喜欢用冗长的从句,仿佛繁复套叠的从句才能表现其语法功底。做MBA时,几位大牌教授驾驭语言的风格,彻底改变了我们的英语表达方式。他们总是用最直白的简单句,诠释高度专业的概念,他们的表达简明、精准、幽默风趣、易于理解和记忆。

(苏格兰,天海合一。摄影:Theresa黄德容)

(威尔士,芳草如茵。摄影:Theresa黄德容)

(湖区,心迷神醉。摄影:Theresa黄德容) 

  当然除了学习,还有休闲。在英国假期的最大乐事,莫过于驱车离开喧嚣的市区,去郊区和乡村游历。英国虽然不大,但不同的区域的自然风光,地理人文、历史传统都风格各异,独具魅力。英格兰的富丽堂皇,威尔士的浪漫多彩,苏格兰高地刚劲苍凉,都令人流连往返。

  离开英国后,最难忘的是英国那永远芳草如茵,整洁有序的乡村。我的一位法国朋友说,英国的农村是世界上教化程度最高的,因为在所有的小村镇,公共区域都有人如同自家的后花园一样地打理。

  回国后我感觉,其实北京的CBD比欧洲的很多发达国家更漂亮、更现代,但是与中国的农村区域相比可谓天壤之别。而欧洲的城市和乡村的市政设施、卫生条件基本达到同等水平。这,才是区分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重要指标。

  当时选择英国,因为很容易辐射到欧洲。几小时的驾驶,就可以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,领略不同的语言、食品、货币、服装、建筑等,这实在是令人心驰神往。想当年,其他女孩子用于购买衣服和首饰的钱,我都用在了购买摄影器材、胶卷及其冲印上。对于我来说,摄影给了我无可替代的乐趣,为我留住了无数美丽的时刻、凝固了许多难忘的瞬间。2002年回国时,两袖清风,但看看十几箱胶片和相片,自己觉得很富足。

  Ella Yu:我刚到英国有些不适应他们的教学模式。西方的教学方法似乎更侧重于学生的独立学习能力。也就是学生在学习每一个新的理论时,都要经历查找相关资料、阅读资料、观点提炼等过程,最终总结成为自己的观点,以论文的形式表达出来。例如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,我曾经交过一篇作业,要求是字数不少于一千字的小论文,但要自己找到三篇相关文章作为支持论文论点的论据,并且所有资料都要做读书笔记。完成作业的整个过程让我感到很痛苦。按道理来讲,一千字的作文对于一个本科毕业生并不困难。但是我早已习惯写一些泛泛而谈的理论,很少自己查找资料寻找论据。我想可能很多中国留学生都和我有同样的感受。西方的教育文化却侧重你学习的整个过程,而并非最后的结果。老师的评分并不依据你得出的结论是否正确,而是在于你搜集的论据是否能证明你的观点。我第一次的尝试就由于论据不充分导致了不理想的结果,希望可以作为教训,提醒即将出国的同学们。

下一页:在梦想成真的地方,品味优雅的英式下午茶

首页1末页

艾迪国际网站与免责声明:本网站为传播信息或转载其他媒体信息,部分素材和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,本网站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在线答疑

您的姓名: 您的性别: 您的手机:
意向国家: 您的学历:  
您关心的问题: 验证码: 验证码

艾迪英国部优势

1. 专业顾问一对一咨询,为客户提供个性化留学方案;
2. 丰富的院校资源,并免费参加英、爱大学、院系的来访面试;
3. 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最新院校手册、课程信息;
4. 协助安排学生参加英国多所大学认可的英语测试;
5. 协助客户准备入学申请文书材料,高效获取录取通知书;
6. 与英爱使馆签证官密切沟通,专业指导材料准备,确保高签证率。

更多英国留学咨询与解答,请拨打艾迪留学咨询热线:010-67080808

英国部

/* google再营销代码 */